三星创新设计实验室的秘密
来源:中国艺术设计联盟作者:发布时间:2004-12-20
1994年底,17个来自韩国三星的核心干部,走进美国加里费尼亚州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的大门。之前,他们已经跑了14个不同的设计学院,寻寻觅觅,就是为了找到三星总裁李健熙口中能够扭转三星的灵魂人物,带领三星由卖廉价品的二流公司,走向超一流的世界品牌。就在这里,他们找到高登·布鲁斯和詹姆士·美和两位国际顶尖设计师。

    10年后的2004年,三星已经成就了“创新之王”的神话:在过去7年间,三星共获得了18个IDEA奖项(由美国工业设计协会和美国《商业周刊》颁发工业设计界的奥斯卡奖)、26个IF奖(德国汉诺威工业设计论坛颁发)、27个G-Mark奖(由日本工业设计促进组织颁发的优秀设计奖)。

    在这个令人艳羡的三星神话背后,就是由布鲁斯与美和主导的“创新设计实验室”(下称IDS)开始的。从此,三星开始了一场设计的革命。

    寻找新思维

    但这场创新革命,一开始必须面临旧文化及老旧势力的挑战。当时韩国仍有农业社会“种什么得什么”的想法,在这种文化氛围下,很难鼓励创新精神。布鲁斯和美和走进三星公司开会时,他们也感受到老三星人不愿变革、尊卑意识强烈的守旧气氛。美和记得,他第一天和这些设计师见面,这些人霍地全站起来向他敬礼,他很生气说:“如果你们要站,那就别想再坐下去。”女生也不准再替老师或男人“奉茶”。

    如何对这些早有基础的人才进行再教育?画素描?教设计?这些全部行不通,“重点在改变他们的心灵结构(mind-set)。”布鲁斯说。

    由于过去的历史情结,韩国人满脑子想的就是要“打倒日本”,布鲁斯面对他们第一堂课劈头就讲:“你们不要想打倒日本,重点是你们如何变成最好的,要忘掉敌人,回头问问你们自己‘你是谁’?”布鲁斯说,“我们第一件事不是坐下来胡天漫想,闭门造车,而是把他们拉到飞机上,让他们抽离原来的社会。”

    因此,他们带着这些年轻人,每年三次,每次十八天探索世界知名的城市,设计师到这些伟大的城市,体验到不同民族思想、发明、工艺、建筑……然后随时随地讨论争辩。在出国期间,规定不能讲韩文、不能用筷子,触目所见、感官所及的一切都是新的,通通打破习惯。美和指出,“我要让他们不安、感到不确定!他们必须找出生存的方法。”

    同时,他们在国内的时间,也走遍韩国各地,从自己文化中寻找设计泉源。布鲁斯说:“我们每天逼迫他们思考,回想韩国有什么美好的设计,足以站立在这个世界文化之林,而毫不逊色。”这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叹世界”之旅,像独特的化学配方,流入这批精英设计师的血液里,大开眼界改变了他们的“心灵结构”。

    不以效率论英雄

    美和认为,“创新是没办法计算效率的”,效率本身就是“节制”的概念,我们无法“有效率”地创造一个idea。如果你给他们有限的自由,有限的尝试,最后你就只能创造有限的产品。“就像如果道路速限停留在50公里,那我们就永远只能设计出跑50公里的车子。”

    “一个好的设计环境就是让设计师没有限制的思考,”布鲁斯指出,设计其实是一长串的过程,从最疯狂的点子,无边界的想象,再到把这个想法制造出来,落实成创新之举,再经过不断地修改,找到对人最有意义的、最好的解决方案,这才叫设计。就像射箭时,先有最外围的圈,最大的视野,然后逐层一圈圈缩小,最后才能正中红心。

    那什么是设计的标靶?一个设计者必须像个人类学家一样,对不同文化各种情境的人,有敏锐的掌握,“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不在中国、美国,在人最内在的人性。”因此,设计的重点在赢得信任,而不只是打造品牌。失去人的信任,品牌就变成大量复制的标签,“就算塞满你的眼睛,你也不会买账。”布鲁斯强调,只有信任才能产生一个品牌真正的声誉,这才是一项产品之所以能历久不衰、受人传颂的原因。

    布鲁斯与美和这些几近哲学的设计观和天马行空的做法,自然无法为IDS立刻产生眼前的利润,但布鲁斯与美和所建立的IDS模式,对三星产生深远的影响,它撒下的创新种子,即便在他们离开了三星依旧散发坚实的生命力,现今三星的部门15位主管均出自当年的IDS。而三星内部的设计人员也由原本的175位升高到近400位,每年投入32亿韩元创新资金。

本篇编辑:da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