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的视觉语言——BELIEF访谈
来源:视觉中国作者:艺术设计发布时间:2004-12-31
创造新的视觉语言——BELIEF访谈



点击放大图片




  位于Santa Monica,由Steve Kazanjian和Mike Goedecke创建的视频设计公司Belief从一个简单的自由职业者发展成为视觉设计的主流公司和一个商业制作公司。
硬件及软件的低成本化使得整个行业的制作面貌发生了变化,从而使得那些可以提供一次性服务的小型的工作室可以崭露头角。基于Macin- tosh平台,从最初的概念到最后的完成的整个制作过程--设计、动态捕捉、编辑合成以及声效设计,Belief都有能力自己完成。为了将自己的商业作品进行分类整理,公司创建了Belief
EXP,这是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收集库,希望通过体验设计作品来推广设计的语言。在这次访谈中,Belief的Kazanjian谈到了运作一个小型公司的挑战、Belief将来的发展计划以及一些关于创作的思考。


Q:和我谈点Belief的历史吧?

A:廉价的电脑和软件的出现使得我们可以从一个内容创意的工作室发展成为一个专业的传播设计公司。我们的设计师为多种平台设计影像--从有线电视网络到电影和DVD。我们相信视频设计不再仅仅是一些移动的字体;而是创造一个完整的环境及观念来展示我们客户的工作。我们更像是一种商业化的艺术,将艺术家、动画师、音乐家以及电影制作者集中到一个空间里,超越传统而且非常成功。我们在Belief创造了一个友好的气氛。我们希望创造一个环境让我们的设计师乐于呆在Belief。


Q:现在有多少人在这里工作?

A:我们现在有15个人,不过我们刚开始另一轮招聘。在很长的一个阶段里,我们只有7个人。大概3个月前我坐下来并计划了未来的3年;我们需要一次飞跃,整个公司正在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步伐在前进,二我们就亲自挑选合适的艺术家来满足公司的需要。Mike
Goedecke,我的合伙人,在将来的6个月里将负责我们的一部独立制作的影片的设计,这部片子的制作、导演和编剧都是通过Belief的EXP部分产生的。所以他把更多公司运营的责任放到我的肩膀上,我很乐于承担。



点击放大图片
Q:从7个人到15个人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大的变化?

A:我们的发展十分迅速,但是我们还没有到现在的公司结构难以承担的地步。我们一个个的引进人才到Belief,并在下一个人成员加入前让他们感觉成为大家庭的一员,所以我们并不会有被新成员淹没的感觉。让每一个人都感觉是大家庭的成员十分重要,因为创意工作是通过公司内的交流和合作气氛激发灵感的。我们建立了一个十分强大的基地因为我们在工作中给设计师极大的自由。没有一个设计师或者艺术知道会有很重的负担。我们雇用那些工作出色的人,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东西,这给这些设计师一种工作上的归属感。另外,我们极力避免官僚的等级观念的产生。这里并没有那种创意总监管着艺术指导管着设计师管着合成师的状况;相反,制片人扮演着项目的协调者的角色,而设计师负责创作的各个方面。这种模式运行得非常不错,因为我们的成员有着良好的艺术背景而且喜欢掌握他们进行的工作。没有一个人是纯粹的动画师或者设计师,他们都是艺术家。


Q:在今后的成员中,你最希望看到什么?

A:我们在寻找雇员的过程中最注重的一点是热情--当一个人走进大门的时候是不是充满着热情。如果你有作品,有风格,懂得设计以及字体设计,那么其他的东西是可以学习的,但是你必须希望去为之工作。我们在寻找那些有着成堆的创意和与众不同的事物观的人。我们在寻找那种有着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设计风格并且对他们的作品质量充满热情的设计师。我们现在的成员们有着不同的能力和背景。他们中有的时插画师,有的是摄影师,画家或则电影导演,但是他们的才华都聚集在这个视频设计平台中。


Q:你对公司的发展有什么计划么?

A:我们的目标之一是在2001年春天开设一个东岸办公室。我想在Santa Monica组建这个大概20-25人的办公室然后把他们送到New
York开设新的分公司。我想New York办公室将把重心放在有线电视上。那里有着巨大的有线电视市场,而且我就是从有线电视行业中出来的,所以我和这个市场有着良好的关系。我们将继续制作商业和电视节目--第一轮是辛迪加和网络节目--在Los
Angeles,和电影以及我们在EXP做的其他的奇怪玩样儿同时进行。然后,一旦两个办公室同时开始运作,我们将在两个办公室之间循环的流动设计师以加强公司的形象并防止他们感觉上像两个不同的公司。Belief的目标是提供最具创意的可能,超越产品推广的层次。我们强烈的希望推广新的传播设计的形式,为了推广我们的创意并带入新的想法,我们愿意做任何所需要做的事情。我们看到,Santa
Monica在这个世纪将成为传播设计中心、源泉和转折点--这个趋势已经潜伏了将近10年现在它不仅仅是到来而是爆炸了。我希望能够在这个时刻回顾过去并意识到Belief在扩展视觉词汇表的过程中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并且将传播设计带入了一个新的层次。Belief阐明了许多传播设计的意识形态,并且它将继续走下去。


Q:你从哪里得到创意的灵感?

A:传播设计本身对我们的影响微乎其微。我们那些最棒的创意都是通过研究传统艺术产生的--举个例子,从一幅经典绘画产生不同的效果。我们也通过参观展览观获取灵感,通过我们看到的那些奇异的想法和照片。我们在工作室中通过重组许多分离的奇怪的想法曾经获得过巨大的成功。我们对这些奇怪的东西进行讨论,到最后它们结合起来变成新的艺术品。每个人都能从这些东西中获得创造力的震撼,我们的讨论可以产生很多东西,就像垃圾场那样,新的观点不断产生。举个例子,Mike一直很善于从街上捡回垃圾并扫描、创作出你所见过的最奇特的纹理效果。整个工作时间我们都试图刺激每一个人,所以我们所作的设计和其他工作室的设计完全不同。


  Belief的EXP部分是因为推进设计语言的极限的欲望而产生的。我们在EXP的重心是体验性的创作,由此展示我们的那些反传统的设计。我们为去年的BDA讨论会举办过一次派对,增添了不少设计的色彩。我们通过投影设备和监视器展示了我们的大部分体验性的创作--我们足足花了两个星期来准备演示这些既酷又怪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我们正在为USA电视网络形象重设计的项目工作。我们很早就递交了故事板但是一直到BDA讨论会结束以后才开始动画制作。到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USA电视网的包装,可以注意到该创意的主要部分都来源于我们为聚会所准备的体验性的作品,而且它的质量远远超过了我们以前所做的东西。看起来已经很清楚了,我们为聚会所做的那些奇怪的东西打开了设计师的眼界,释放了被锁在内心的创意,培育了他们的灵感,而这种自由在他们的设计作品中找到了释放的途径并且提升了设计的水准。思想的自由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视频设计的项目都是灵感的创作,当然,有时候客户的对你的各种苛刻要求会给你带来很多限制。EXP的建立就是为了让我们的设计师放开这些限制,作一次深呼吸,然后再回到商业创作中创造更加出色的作品。


Q:和我们谈谈EXP的创作情况吧?

A:我们通过EXP进行的项目之一是一部独立制片的电影。我们感到Eric将成为EXP的理想的制片人,他有着深厚的实验电影的背景,他将会把这次创作引领向一个最适当的方向。他的历史,他制作过的电影,他所获得的好评以及他与独立电影运动的联系都显示出他可以完成这项工作,所以我们将他放到这个位置上。Mike,Eric和我花了整整一个月来构思EXP的架构使它和Belief的其它部分紧密关联起来。最大的问题是决定它的所有权。如果说一个艺术家为EXP创作了作品并被卖掉了,那么所得到的钱应该归这个艺术家所有还是归整个团队所有?我们决定公开这个问题让大家一起来讨论。我以为大部分艺术家并不想和人分享他们的作品的利益,但是我错了。Belief的艺术家和设计师表达出令人惊奇的统一感想,他们说如果一个艺术家卖掉了什么作品或者获得了其他奖励,所获得的利益将属于整个团队,这真是棒极了。
所有的成员将公平的拥有EXP。在今年年底,EXP一半的收入都被分给这些设计师或者作为奖金支出了出去,而另外一半加入了基金已准备新的计划。这种组织形式在我们这个行业中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将公司的所有权交给了我们的雇员。这也让其他公司意识到设计师才是那些通过他们的创作来建造和支撑公司的人。艺术家们在EXP的计划中所表现出来的热情是令人惊讶的。


  我曾经为了Macworld在San Francisco呆了几年,有时候会去现代艺术博物馆消磨时间。我走进其中一个展厅,发现一整个展览都是依靠散布“Wired”杂志构成的。这个设计看上去是那样的不可置信,那样的无与伦比。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传统艺术或者现代艺术博物馆承认新媒体是一种艺术。在看过这次展览之后,我开始做进一步的思考:为什么这是艺术而我们所做的不是?他们都是商业的碎片。他们都在推广某些东西。有一些视频设计作品也很奇特,应该在展厅中展出。我们的另一个目标是在象MOMA这样的场所展出我们的作品。应该有人将创造性的设计工作室集中起来,把他们的作品放到像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这样的地方在出。让人们看看,商业设计也是艺术。


Q:EXP的运作是有商业目的还是为了纯粹的艺术性目的?

A:我认为EXP所做的工作是商业作品和艺术之间的最佳桥梁。工业设计师Henry Drey-fuss的许多话都能够说明我的观点,有一次某人问他为什么要做工业设计,这个有时候被认为是最通俗的设计种类,他回答说:“因为我的作品比其他任何类型的艺术都能接触到更多的人,我作为一个设计师的工作就是提升整个美国的审美情趣。”我之所以进入商业设计领域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我认为作为设计师,我们的的使命就是提高所有设计的标准--工业设计、商业设计或者其他任何类型--而不是让我们的受众仅仅满足于现在媒体中充斥的那些垃圾。如果你做到了这一点,那么金钱、信用和成功都会随之而来。我无法想象一个艺术家会仅仅满足于为了帐单而去做一些没有想象力的创作。



点击放大图片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喜欢做模型。每次我完成了以后,我都会抱着一种成就感坐下来看着自己的模型,意识到自己完成了并做了一件出色的作品。然后我大概会把它付之一炬,但是在完成的那一瞬间也就是你从这工作中得到满足感的一瞬间。设计其实也是一样的,作品完成以后,你会反思,当它的确还不错的时候,你的感觉会很棒。这就是EXP想做到的。我们让每个设计师按照自己的想法完成他们自己的计划,他们可以在这些作品中100%的不妥协,我们的一些设计师会永远地坐在电脑前,不断地调整着他们的图像,甚至像我这样饱经锻炼的眼睛也难以分辨其中的区别,但是他们坚持要做,因为这是艺术,这是他们自己的艺术。这真是奇妙无比,而且这正是我们所想要的。这的确有点神经质,但是你不能抱怨什么,热情永远不是什么坏事情,它其实是很容易被消磨的东西。


  EXP计划将艺朮化的设计尽可能多转换到各种平台,我们的公司将在任何我们的设计师希望的领域中探索。如果一些个别的意见是可取的话,我们会照着做。我们的兴趣巳超过简单的传播设计,如果你问我们的的灵感从何而来……它们主要来自传播设计的影响力。你必须承认这点及做一些关于此方面的工作。你能看到纯艺术的动向,例如,在工作室及展览馆所展示的艺术作品中,实验不同的艺术方式而逐渐形成一种艺术语言媒介。这就是我们现在尝试的方向,不但只为了Belief,而且也为了在此层面中大部份的工作室。我们从设计层面去探索这些概念,不只是传播设计,注视这个新的设计的发展及它的方向。


  迈入二十世纪,一个有趣的实例出现了:当四色印刷的出现,出现了一些艺术家如Henri de Toulouse-Lautres,他拥有纯艺术家的事业生涯,而后开始转向商业艺术,只因为能让成千上万人在巴黎看到他的名信片,以及百多人能于展览馆看到他的艺术作品。同样的事情会发生于可承担的数码技术的来临。有千人能通过展览馆看到你的设计,当设计师发表他们的艺术作品于电视上,更会得到上百万的观看者。在二十世纪,可见到技术能引发新的艺术形式。四色印刷及其它科技发展的一百年带出了新艺术及装饰艺术运动,一时间,设计出来的艺术品都充满强烈的情感。人们异常的关注工业产品的设计,好象打字机的色带和搅酒棒,但在以前,人们对于这些对象的外形设计都不太注重。我想我们正在设计革命的中央,不只局限于电视上,而是从设计的根本一直到建筑设计。你不必太深入的考虑新型苹果或大众甲壳虫在美学上的意义,顾客会被时尚的设计所吸引而付出额外的金钱来购买。这有什么不对呢?下一次设计革命将更加伟大,而且这也将有利于商业发展。

本篇编辑:东方视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