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宗:把“执着”绘满画卷
来源:外滩画报作者:发布时间:2008-10-23

张伟宗,笔名“ 望云”,现为上海歌剧院舞美设计、上海舞台美术学会委员、上海工业美术设计学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敦煌创作中心创作委员,众多的社会头衔和多重角色并没有令他迷失创作方向,“ 我始终坚持以纯朴的心态保持对绘画艺术的执着和热爱”,所以即使工作再繁忙,张伟宗还是坚持每天作画至深夜,欣赏他的画作你能轻易读出其中的执着和大气,一如他心爱的东风Honda CR-V,角色多元但质感不变。

  上海原南市区有一条马路叫“望云路”,张伟宗的笔名“望云”便得名于此,那条并不宽阔的马路曾伴随他走过童年与青年时代,也给他很多的美好回忆,正是从小就逐渐养成关注生活的习惯,令他的画作总是饱含着生活的激情和对生命的思索,无论是草原牧歌还是江南荡舟,张伟宗的笔触总是透出巨大的力量,“我希望自己是一朵洁白无瑕的云彩”,他的作品令人动容的正是这份对人生的“真”和对绘画艺术的“执着”。

  “作画是快乐的,凝视自己的作品如同和自己的内心进行了一场深层的对话”,儿时便对绘画充满浓厚兴趣的张伟宗从不讳言绘画带给他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正是那份真实的热爱激发他不断超越自己,硕果累累,力求画作中西贯通。在西画上曾师从高胜辉、谷岚和王克良等资深画家,而在中国画上则有幸得到朱屺瞻先生的亲点。张伟宗的绘画之路在很多人看来是一帆风顺的,但张伟宗在探索中西结合中国画的道路上付出的艰辛是常人很难想象的。“中国画的水墨线条和西洋画的重彩块面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在保留传统中国画特色的基础上大胆运用西洋画的透视与色彩,以及用光感去营造画面的另一种视觉效果,寻求融贯中西的完美结合是我努力想要达到的境界”,正是这份难能可贵的坚持和执着触动了当代著名画家阿宁,“取法中西,得乎其意”的褒奖的确实至名归。“我经常会带着很多画具外出采风和参加笔会,CR-V 的宽敞空间便是我最好的‘画室’,而且它的外形大气而低调,作为城市多功能车,CR-V 的动力表现也非常出色,即使再远的路途和糟糕的路况也能保证我顺利到达目的地。”

  Q: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的?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要放弃?
  A:儿时对绘画有浓厚的兴趣,拿到粉笔或铅笔就会涂鸦起来,在学校系统学习绘画艺术以后,方觉得这门艺术的博大精深、征途艰辛,同时它给我带来了那份宽慰,那份凝视作品后反馈给自己的久久的快乐。
  Q:你的画作都非常大气,有没有归纳过自己的创作风格?这是否与您曾师从大家有关?
  A:可能与个性有关,一直以来喜欢大家的绘画风格,诸如八大、吴昌硕、刘海粟、朱屺瞻等大师,同时也有幸得到朱老的点拨,受益匪浅,也更喜欢作画时的那份随意与洒脱,投入与激情。
  Q:除了画画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嗜好?
  A:空闲时会把玩杂件古玩,也会金石篆刻,扇骨竹雕,能充实自己并得以修身养性。
  Q:日常的舞美工作虽然同美术不无关系,但每天还会坚持在某段固定的时间作画吗?
  A:舞美工作由于种种原因最近没有涉及创作,然而绘画是每天的必修课,白天偶尔会在工作室里画上几笔,夜间基本上属于雷打不动的创作时间。
  Q:当初为什么会选择CR-V 作为你的坐驾?是它身上什么东西吸引了你?
  A:选择东风Honda CR-V 的最初缘由是它的设计理念,它那流线型的车型内敛而不张扬,却每每彰显着它的沉稳与扎实,雍容且华贵,更凸现出运动休闲的那份特殊品行。就我的身材一般的轿车过于低矮,内部空间也过于局促,而我的CR-V 它有着很好的驾车视野,更有宽敞的内部空间,人性化的驾驶空间更让我得心应手从容操作,就我的工作特性来说,它的后备厢空间为我的外出写生、搬运画作都带来了方便,它独有的折叠式座位,2 米以下的作品轻松的就能放进爱车,省去了不少烦恼,也给我带来了成功的喜悦。所以我敢说东风Honda CR-V 的性价比是最好的。
  Q:能描述你一天的工作和生活吗?东风Honda CR-V 在你的工作生活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A:白天在工作室研习一些有关专业课题,也会与朋友围茶桌抒发情感,当然更会驾着自己心爱的CR-V 外出办事,因为现在的创作不再是孤立的个体行为,和专业领域内的同仁以及专业画廊的策展人都必须经常沟通交流,所以CR-V 的商务感也是我欣赏它的原因,各种场合都会让我很有面子。而郊外旅游,也让我享受到它为我带来的那份快捷、那份潇洒、那份快乐。

本篇编辑:l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