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幼坚:跨界像男人女人一起腻味了要尝鲜,这是天性
来源:Arting365.com作者:发布时间:2009-11-09

记者:在10年前,你曾经尝试过拍广告。你认为这是件很有想象力的跨界么?
陈幼坚:那时候还没有跨界之说。跨界是近几年兴起的新名词。拍广告很偶然。1999年,日本麒麟饮品公司想推出一种融合乌龙茶与红茶的带有中西文化结合概念的茶饮品,这与我的设计理念吻合。故此,也以我的名字命名,推出“Mr.ChanTea”这一产品。

记者:你跨界有没有底线?或者说,有没有什么行业是自己决然不会涉足的?
陈幼坚:跨界就是没有底线,没有边界的事儿。有底线,我就不会跑去拍广告了。我不会知道下一个踏进门的客户是谁,所以也不知道有什么行业是自己不能去干的。我不在乎公司规模的大小,也不在乎品牌的古老与年轻,但也并非说,什么污七八糟的东西都会干。我会要求项目的影响是广阔的,具有影响大众的力量。当然,一个成功的跨界,设计师必须与产品、品牌产生化学反应。

记者:你认为跨界是不务正业么?
陈幼坚:跨界就像感情。不管是已婚或者未婚,两人长时间共处总是会有些腻味,厌烦,这时,去跟一个个性、长相完全不同的异性去吃个饭,结交点新朋友,找点新感觉。这无可厚非。

记者:万一吃了顿很糟糕的饭呢?就像进入广告这种完全陌生的行业,你会不会担心会不会担心万一演砸了,而影响自己的声誉?
陈幼坚:不管跨什么界,我都不担心。品牌、商家、地产商、导演跑上门来,必然是从多方进行了调研,了解了我的情况,相信我有能力做好。就像一名导演去找演员,他定然不会贸然随便找一个。要担心也应该是他们担心吧!

记者:目前你最想跨的界是什么?你会怎么为跨界做准备?
陈幼坚:我想我肯定有一天会进入服装设计界的。我从来不做妄然的幻想。当有品牌找上门来,我自然会做一系列计划。有朋友形容我就像蛇,平日里安静异常,一有目标出现,立即启动,且能一击即中。

记者:你曾经说过,自己50岁以前,就把事情做得差不多了。那么你如何定义近10年来做的事情?
陈幼坚:如果没有内地市场,我现在应该是在退休的状态。但随着近两年内地的发展,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客户都纷纷邀约,这给我开启了另外一种crossover的新天地,而且跨的界相当广阔。

记者:在接触内地市场的过程中,你觉得内地的时装时尚度如何?
陈幼坚:内地的时装品牌多,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有中国力度的国际品牌,仍处于模仿阶段。就像日本上世纪模仿美国一样,无可厚非。

记者:那你认为多久后才能有真正的中国时尚?
陈幼坚:至少10年。时尚不仅是商品的品质,更是设计师的素质。现在国内很流行去国外学个设计,但并不是说去米兰看了几场秀,就能领会时尚的真谛,需要常年累月的生活体验与积累。而且国内尚未有具有国际视野的时尚圈,圈子决定观念,所以,这自我风格的时尚并非一日之功。

记者:你觉得深圳人时尚么?
陈幼坚:我觉得深圳正处在潮流开启的阶段。就像商家以前只懂卖衣服,现在开始注重包装,关注到人的时尚需求。

记者:你曾经说过,很多创意人把自己当成艺术家,呆在房子里做创意来卖,但你觉得你更像个业务员。在跨界过程里,你觉得市场观念重要么?
陈幼坚:跨界从诞生的一开始,就注定了必须有市场观念。特别是在当下经济环境不好的境地下,跨界更是一种提高宣传推广的效率、体现营销价值的诀窍。例如H & M与川久保玲推出的波尔卡圆点服饰,一下子就排队卖光。这很容易理解:消费者只需要花三四百元就可以享受大设计的作品,能不兴奋么?这种市场的兴奋点特别在大众品牌与高端设计师的碰撞中容易产生。

记者:正像你所说的H & M服饰被一抢而空。从市场效果来看,不少跨界的项目都赚了个盆满钵满,那么,跨界是否就一定意味着经济效益1+1> 2?
陈幼坚:没有什么是一定的。但在当下的情况下,大多数跨界都是成功的。因为除了品牌自身影响力与设计师号召力外,凡crossover的东西都会赢来传媒的大肆报道,具有更有力量的互动效果。而且,设计师在跨界时,需要重组自己的创意、激发新的原创力,这时的作品也相当值得期待。

记者:你作为香港设计师的领袖,你怎么看待设计师放低身段来跨界的问题?
陈幼坚:其实,我很好奇这个问题。对于品牌而言,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事情。比如,投个5000万美金给一个顶尖设计师所带来的宣传作用,相对品牌宣传的总费用来说并不多。而且,设计师的操刀更能有提升品牌的功效,能大大地巩固与扩大品牌的市场疆域版图。但这区区5000万就能让顶尖大师们放下身段,确实让我有些不解。呵呵。或许是为了将顶尖时尚的概念引向大众,将品味鉴赏能力引向更广泛的新人群,从而培育未来的市场。

记者:有些人在一个领域做了多年没有混出头,就开始寻求用跨界突破职业瓶颈。你觉得可取么?
陈幼坚:如果从事一个行业5年还没有做出成就的,说明并不适合,就应当撤。一个人必须看清自己的能力与天分。任何一个行业的领军人物都是有天分的。跨界应该有多年的经验积累,有厚积薄发的力量,有收放自如的控制力,才能驾驭得好。

记者:你曾经超爱Armani,但现在却只穿Prada、JilSander、CommedesG arcons、YohjiYamamoto和Lavin,这是为什么?你有如何的穿衣理念?
陈幼坚:我觉得近几年Armani的CUT不太适合我的身形,所以放弃。我爱中性颜色,如黑白。这样看起来会比较有深度,有想象的空间。我认为衣服必须要配自己的个性,难以表达身体语言的服装就是失败的。

记者:那你会赞同坚守自我风格,反对追求时尚潮流?
陈幼坚:当然不是。时尚潮流就是用来跟风的,但要找到潮流里最适合自己的风格、元素、服饰,才是成功的时尚之举。

本篇编辑:su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