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出最多的广告人【莫康孙谈生活】
来源:外滩画报作者:发布时间:2009-12-07

     “我是很喜欢看太阳的人,一年四季什么不管是时候,有太阳的日子我总是喜欢看到日出,这个对我来讲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那时候绣球花还没到开放的时节,老莫说一个月后,他家就会被各种颜色的绣球花包围着。老莫就是著名广告人莫康孙,他很习惯被大家称呼老莫。上午9点半,采访是在老莫的办公室,绣球花和被绣球花包围的家都是在他的电脑里看见的,那是一栋位于闵行区的别墅,有河流,有露台,有院子,更重要的是,有大幅落地窗四季迎接着美好的阳光??真的是四季,老莫打开那些整理清楚的文件包,“这个是去年下雪的样子,这个是春天的腊梅,小时候澳门家里有棵腊梅,味道很浓,现在上海找到两棵,闻到这个味道,就想起小时候;这是夏天的夕阳;这个是天气好的时候我在院子里办公;这个是我太太的花园;这是我们家的狗,每天早上5点半就像公鸡一样把我催起来,无论如何都不许我再碰那张床。”

  都说广告人过日子有点紊乱,在广告行业工作了34年的老莫,坦言也曾经历过“分不清楚办公室与家,把家弄得跟办公室一样”的阶段,然而自从一年半前第四次搬回上海工作,便刻意在办公室的设计装饰上与居家风格做了很大的区隔,这台存储了大量家庭生活场景照片的电脑,或许老莫在办公室里唯一能触摸到家庭气息的地方。

  这种“生活随着一个人的成长或一个公司的成长,必然要做一些调整”的想法,也更多地渗入到老莫的生活中,或许把那标志性的长发剪短了,算是属于“或许人到了某个阶段,都会做的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早起看晨光这件事,多少是对广告人既有紊乱生活的改善。已经坚持多年了,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遛狗散步,兼顾了运动,同时又是最好的思考时间,这场每天与太阳say hello的约会,是老莫最准点的生物钟。

  而另一个面向生活的重大调整,便是重新捡起了久违的绘画。自幼喜欢画画的老莫虽然当初是因为父亲觉得“做画家会饿死”而大学选读了外文系,画画的理想却一直都没有放弃。1977年明显感觉在广告公司工作会很忙,怕以后没有机会而抓紧时间在香港为自己做了一次“从小到大梦想的个展”,没想到三十年来,特别是1984年离开香港到海外工作后,真的是除了素描几乎连大的画都没画过。“18个月前回来上海工作,觉得现在稍微时间空闲下来,应该要把画画捡起来。我在台湾公司搬过来的一张画的基础上进行改作,我不要广告占据我很多私下空间,我一层一层改过去,广告压了我 20年,现在我用油画给它反攻过去。”

  画画的老莫与做广告的老莫正暗中进行着一场较量,这最后的嬴家,应该就是那个叫莫康孙的人吧。

  B=《外滩画报》 M=莫康孙

  B:9点半的采访时间,对于一个做广告的人来讲是不是太早了?

  M:我大概5点半就起来,6点之前会带我的狗去小区里散步10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这个对我来讲是一种生活的习惯。有人问我是个什么样的广告人?我经常开玩笑说我估计是看日出最多的广告人。我是很喜欢看太阳的人,一年四季什么不管是时候,有太阳的日子我总是喜欢看到日出,冬天也一样,早上6点钟出门天还是黑黑的,曾经有段时间是可以在一个小时间看到星星、月亮和太阳,所以这个对我来讲是非常幸福的一种生活安排。

  B:同时也兼顾了运动。

  M:对。那个时候基本上很少看到那么早起的人,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那个区域遛狗。通常在这个时间里我会做两件事情,因为我信天主教,会念一下经文,另外就是趁很清醒的时候去思考,很多事情是头一天晚上还没思考完就睡着了,所以清晨把那些还没想通的事情,一个一个去解答,或许会想到解决的办法。实际上从我起床,到去上班的这段时间,甚至有时候包括坐地铁去办公室的路上,我的思考都一直在进行。一天的忙碌都是安排在上午11点钟之后,除了比较紧急的会议,通常在11点之前我都是很少干扰。

  B:好像做广告的人都有去坐地铁体验生活的行为?

  M:我有时候跟太太一起出门,也有司机开车,但有时候出门早,不必让太太也要跟我一起早起,或者有比较早的客户会议,我需要绝对要准时,我都会选择坐地铁,一点都不担心它的时间。我蛮喜欢坐地铁,即使是上下班人多拥挤。我可以看到消费者,可以观察到他们很多很多的生活面,我也会看地铁里的广告,经常保持一种很普通的消费者的心态,会感觉自己是跟这个社会在一起。其实我下班都习惯坐地铁的,因为一般到7点半左右地铁也不会很拥挤,偶尔还会在地铁站买一束花。(一般会去哪个地铁站?)如果要去看看书的话,会去陕西南路站,如果直接的话,去常熟路比较好走。

  B:听起来你的生活很有规律。

  M:我的规律是种节奏吧,有节奏的生活才是健康的生活,没有健康其实很难谈什么未来,谈什么创意。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工作了34年,我还保留了第一年做广告的那种热情跟状态,有时候自己也觉得很骄傲。我不抽烟,每天喝绿色的鲜榨蔬菜汁,(都有什么?)苹果、青瓜、芹菜、苦瓜还有青椒,这个配方应该是日本流传到台湾的,10年前我还是没有习惯吃早饭,有个朋友就建议每天喝一杯蔬菜汁,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喝,也成为我坚持了10年的一个习惯,除了礼拜六、礼拜天或者出差在外,其他工作时间都会准备一杯。


 B:健康对各行业的人来讲都是很重要,所以你吃东西应该也是蛮讲究?

  M:可以说越来越讲究。我记得20几年前因为少运动,血脂高、胆固醇高,尝试从吃方面去控制,比如不吃红肉,甚至有一段时间是吃素,结果吃素坚持8年之后,有一天在办公室晕倒,医生说我营养不良,这样的饮食习惯过于极端。现在会知道去平衡,比如在家里我们不吃肉,是因为中午或者在外应酬时,经常都会有吃荤的时候,就把吃肉的机会留在外面没有选择的时候,在家里就吃素,做一个均衡。大概从两三年前开始,如果没有应酬的话,我不吃晚饭,可能下午会有水果,或者其他小东西吃,其实不吃晚饭,第二天早晨起来会非常精神,一点都不感觉到累。我有很多喜欢吃的东西,但都会克制不允许自己经常吃,比如泡面,从我大学起就很喜欢吃,但不要让自己吃腻;我中午也都是吃盒饭,可以从家带回来,或者从外面买,吃了很多年。

  B:现在中午也吃盒饭吗?

  M:我还记得37年前第一次打工,第一次吃那种商业的盒饭,觉得味道真好,跟学校饭堂的不一样,我就想要是一辈子都有那么好吃的盒饭吃就好了,所以现在并没有因为经济条件都好了,要挑什么什么,真的没有必要。我非常享受上天给我这一个心情,还享受这一个微不足道的盒饭,这是人生里面最大的一个祝福。

  现在我就请10个同事轮流帮我带便当,然后每个月再请大家吃个很丰盛的午餐。家里做的便当一方面很卫生,另一方面营养比较好,我也从来不要求要带什么,一般家庭准备给小孩的盒饭,家常就好,这样还每天都有一些surprise。

  B:你对居住要求很高吧?

  M:我的讲究就是很基本的,阳光、空气,是我对环境的一个要求,说起来是很简单,却不见得每个人都能掌握得到。我现在住的地方,日出肯定看得到,日落,我大概可以看到下午5点半的太阳。想比较于市区,因为住在闵行,很安静,空气也比较好。回顾这么多年我住的地方,阳光跟空气总是最优先考虑的,不管是公寓还是别墅,看到日出或日落,都是必选项,装修方面我都是很经济型的,所有墙几十年都是白色,地板也就是地砖跟复合板的结合。

  B:工作之外闲暇都怎样打发时间?

  M:我从小到大就喜欢画画,虽然受父亲影响“怕饿死”大学念了外文系,但我对画画这一块的兴趣始终没有放弃,进广告公司工作后越来越忙,特别是1984年离开香港到海外工作后,除了偶尔一些素描,连大的画我几乎都没怎么画过,这一趟回来上海,现在稍微时间空闲下来,买了很多油画布、颜料,开始把画画捡起来,没有什么压力,也不是想要做什么大的事情,之前会害怕还能不能画,但其实艺术的东西是相通的,在用颜色等方面也有进步,满过瘾的,这成为我工作之余最大的一块乐趣。

  莫康孙的城市地图

季风书店

  老莫最喜欢去看书的地方是位于地铁1号线陕西南路的季风书店,因为离公司不远,很方便,“我很喜欢看起来很小,不进去完全不晓得有那么大的惊奇,而且冬暖夏凉,跟外面的繁忙形成很强烈的对比。”

瑞福园(茂名南路店)

  这是老莫最常去吃饭的一家老字号本帮菜餐厅,位于茂名南路152号(近复兴路), 如果有外地朋友来上海,也是他招待朋友的选择之一。

春餐厅

  老莫招待朋友上海菜会选择的另一家餐厅,也是他比较喜欢去的地方,位于进贤路124号,是一家老式本帮菜餐厅,也是进贤路上本帮家常菜餐厅中名气很大的一家。

m on the bund

  如果是海外的客人来上海,老莫会带他们去外滩五号的M on the Bund,“不一定吃饭,有时就是去那个露台喝一杯茶,看完黄浦江两岸风景,然后再去别的地方吃饭”。

FACE

  位于瑞金宾馆4号楼的一处很有名的去处,有酒吧、北印度餐厅和北泰国风味餐厅,老莫喜欢带朋友在这里下午茶,有时连带晚饭也在这里吃。在招待海外来的客人时,最后会考虑的才是新天地这样的地方。

O'malley's lrish pub

  位于桃江路42号的一个很有名的爱尔兰酒吧,老莫最喜欢喝的是英国啤酒Kilkeney,和Guiness黑啤,“这两个是我的最爱”。

麦德龙

  买日用品时,老莫一般会选择去顾戴路的麦德龙,一个礼拜会去一趟,而如果要买酒的话,则去普陀区真北路的麦德龙,那里有新开的精品酒廊。老莫自言非常喜欢逛菜市场,“喜欢闻菜、水果、鱼那种新鲜的味道”。

常熟路地铁

  如果不去看书的话,老莫下班回家比较多去常熟路坐地铁,“因为比较好走”,陕西南路地铁站是要去季风书店看书的时候才会去,莲花路站则是回家下车的地方。

圣彼得天主堂

  位于重庆南路合肥路的这个天主堂是老莫每个礼拜都要去一次的教堂,在非常偶尔的情况下会去一下徐家汇的大教堂。

本篇编辑:su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