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大师朱德庸解析创意学:中国创造需无数梦想
来源:搜狐文化作者:发布时间:2010-06-21

     朱德庸:想象力乃“中国创造”之源头 
     2010年诺基亚携手搜狐、土豆网打造主题为“互联应用 中国创造”的消费者活动,鼓励本土开发者和消费者拥抱移动互联时代的“中国创造”浪潮。本次活动邀请消费者在线提交自己创作的主题、铃声和视频,并展示诺基亚的移动互联应用从早期研究、中期开发到成熟商用的本地化生命周期。中国顶级艺术家和社会名人如漫画家朱德庸、导演陆川、音乐人小柯和张亚东等作为“中国创造”成功力量也加入了本次活动,并共同号召消费者加入本次活动。

     搜狐文化频道邀请著名漫画家朱德庸先生就中国创造话题进行采访。 

    “中国创造”避免走“歪路”,想象力乃产业之根基 
      搜狐文化:主持人李劳 
      朱德庸:台湾大师级漫画家 

    问:朱德庸先生,您曾将个人的创意工作称作“小我”将一个国家的创意工作称作“大我”,并称只有有了“小我”的成功,“大我”的兴盛才成为可能。这背后的逻辑是怎样的?   
      朱德庸:我们谈“大我”——中国创意产业或说“中国创造”的兴起是在一个大背景上进行的。这便是中国正在尝试的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大转变。“制造”跟“创造”是两回事。无论是内地还是台湾,很多的行业从制造开始,却从来没有脱离过制造,始终跨不出“制造”的局。别人供给你足够的素材、足够的资料,甚至给你很清楚的指示、你这要怎么做,然后你才能够做得出来,当你把这些因素抽离掉之后,完全从零开始,或者从无中生有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身上困难重重,我们要从制造跨越到创造层面,甚至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大陆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中国政府明确地提出要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已经有了相当多的资金和政策支撑。我们非常有兴趣了解在您眼里,个人的创意作业如何汇聚成一个国家层面的文化创意产业。 
     朱德庸:文化创意产业这个东西也是从西方来的,当初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有这么一个名词叫做“文化创意产业”。他们最早很简单的就是利用了个人的创作力,然后这个创作力透过市场的一些商业机制或者是市场活动等传播方式,慢慢开始被很多人接受和所喜欢,然后就形成了一个现在所谓的“文化创意产业”。比如说一个漫画家,他只是想创作某一个作品出来,然后这个作品得到大家的喜爱,这个时候就有很多的产业愿意投入,让他把单一的一个出版品变成一个动画,再从动画又转换成许多的玩具、服饰这些。慢慢他发觉一个产业链条形成了,而且这个产业能带来的利润是如此之大。它甚至能够对另外一个地方的文化产生质变的效果跟威力,大家才开始知道原来文化创意产业的力量是如此之大。现在,文化创意产业在大陆和台湾,都成为了非常热点的话题。大家全部都在谈论怎么样让这个产业能够做起来,然后怎么样有很多的一些配套的措施帮助它成长。 
      问:对,西方的文化创意产业是自然产生,然后再有政府力量介入。中国的情况,可能是民间的文化创意产业还没有生长到一定的规模,现在政府要发挥非常主要的作用来帮助它成长。 
     朱德庸:就我的个人感觉上来说,其实大家的路还是都走歪了。我觉得怎么样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怎么样发挥我们的想象力。其他对我来说都是其次的。你没有办法创造出自己的一个想象力出来的时候,你就不可能会有真正的中国创意出。换句话说,我看这个事情,比如常常有人跟我讲说未来文化创意产业这个产值是非常惊人的,但是我觉得大家都看得太远了,其实应该回过头来看,这么庞大的一个产值的行业,它最根本的是什么?根本的还是人,就是一个人而已,是这个人有足够的想象力才能创造出来大家喜欢看的东西。这是整个产业的源头。 
     问:想象力,您认为这是整个文化创意产业的源头。 
     朱德庸:创造需要想象力的,但想象力并不单单只是想象力,想象力只是一个名词而已,我觉得想象力其实就是你生活的形态、你生活的方式,所以这些加起来最后才会产生所谓的创造力出来。谈到“想象力”,就要说我们中国到底有没有“想象力”这个严肃的问题。大家常常会问为什么别人可以创造出来这样的东西,而我们创造不出来?我们每一个人是否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的价值判断。我觉得我们应该要找出这个东西来。如果你找到属于你个人的一种价值,个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不跟随大家的脚步,我觉得在那种时刻,你的想象力才会出现。就好象今天我们开玩笑说《阿凡达》这个片子卖钱嘛,然后所有人都去拍《阿凡达》,那你想想看这能够激发出任何想象力吗?我觉得不会。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本篇编辑:hua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