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老说我是小黄鸭之父”———专访跨界艺术家霍夫曼
来源:新民晚报作者:刘匪思发布时间:2014-06-03

 

 

 

作为2014年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的亮点活动“2014上海艺术设计双周展”,日前在上海世纪公园亮相。“大黄鸭之父”荷兰艺术家佛洛伦泰因·霍夫曼为上海市民度身定制了一件重量级的神秘礼物———粉红猫,

 

这位来自荷兰的艺术家,自坎彭的基督教美术学院以及德国的柏林魏森塞艺术学院硕士毕业后,就以独立艺术家的身份给世人带来各种极具震撼效果的雕塑作品。尽管人们是从大黄鸭作品的流传而知道这位艺术家,不过,伴随着艺术家近年来频繁地推出新作,酷爱用“大块头”玩具雕塑来征服世人眼球的霍夫曼式创意,也愈发值得人们期待。

 

粉红猫是霍夫曼继“大黄鸭”项目后,第一次为中国观众原创设计的大型公共艺术装置。因为主办方之前进行了严格的保密措施,直到30日晚的亮相仪式之前,无一人知晓藏在幕布下的作品到底是什么。霍夫曼本人则更期待观众看过粉红猫之后的感受,或许在接下来上海版粉红猫也会像它的兄弟小黄鸭一样席卷全球。围绕这些热点话题,霍夫曼本人向笔者讲述了他的感受。

 

不做雕塑的话! 我可以讲故事

被大众认定为!“小黄鸭之父感受如何?

每次我都试图告诉人们,除了小黄鸭我还做其他东西。的确,我也觉得“小黄鸭”拥有超出我想象的影响力,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所以这次来上海,我特地带了厚厚一叠印着之前作品的明信片,作为礼物发给对我作品有兴趣的朋友。

 

你以雕塑手法来制作公共艺术空间作品,可让它们广为传播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有无数人拍下照片,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中传播。对此,你会随着人们的“自拍”爱好来调整你的作品吗?

有趣的是,我并不是刻意响应这些自拍爱好者的兴趣来雕塑艺术品。当然,我也觉得社会上的氛围的确影响到我的创作,我是个活在这个时代的艺术家,当代艺术家。我做了我所能做的回应。

 

你曾经说过,喜欢放大日常生活中的熟悉事物,比如人们最熟悉的小黄鸭,那么到底放大多少,怎样选择“大”的尺寸,你是怎么来衡量的?

我总是寻找最完美的“大”尺寸,与这个空间来匹配。当然,我也可以把小黄鸭做得比现在的尺寸大4倍,但总有预算之类的现实问题来束缚艺术家。另外,如果真的做得那么大。你就没法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就像摩天大楼,人们无法一抬头就看到它的顶层长什么样。我寻找最合适的“大”,能够达到撼动人心的效果。要知道人们一般都是步行去看这个作品的,如果一件雕塑品真的大到超乎人们感受的空间大小,这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因为大部分作品体积庞大,你都会在现场完成最后的雕塑步骤,围观人群会对你的最后创作有影响吗?

我们通常都在公共场所搭建雕塑,来往的行人都能亲眼目睹整个过程。不少人都会停下来看着我们,“哇,这是什么?”然后拍照上网。今天,人与人的交往都通过各种电子媒介来完成。而这些搭建公共空间雕塑的过程,让我可以重拾在现实空间中交流的传统方式。这些停下来的围观者会和我们聊天,说他们的故事、经历和人生。我有无数的故事可能讲,或许我哪天可以写下来。

 

你所做的每个项目都与公共空间有关?

没错。就拿我在葡萄牙的一个项目举例,超级平常(super normal )。我用儿童玩的黏土玩具,粘在广场雕塑表面,让它看起来与众不同。我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提醒人们发现被忽视的公共雕塑和让人们重拾交流的空间。这是我所想做的。

 

那么,你是否有特别想做的空间#会为了某个地方的艺术项目特别向主办方主动申请吗?

没有。我还从没有去竞标申请某个项目的经历。我的项目都是受邀而做。就像我从没想过去某个公司、事务所工作,我也没有特别申请去做某个地方的某些项目。坦率地说,我深谙材料、公共空间与艺术的关系,为数不多的人才能做到这点。另外,我只对做公共空间有兴趣,对博物馆和画廊的项目则没有任何兴趣。因为,这是完全不同的工作。有太多的策展人在你背后指手画脚。我不想这样。我以做自由人而“high”(高兴)

 

1 2  下一页
本篇编辑:jacklu